第653章运气

小说:苏联1941 作者:远征士兵 我要报错
  杜登少校当然不可能给多普勒上校回复,但负责掩护坦克进攻的步兵指挥官埃里希上尉却向指挥部告急:

  “上校,我们遭到敌人阻击,损失惨重!”埃里希上尉在步话机里大喊:“很明显,我们是掉进敌人的陷阱了!”

  “损失惨重?你是说‘六号’坦克?”多普勒上校有些不相信,因为他根本就不认为俄国人有什么东西能摧毁“六号”坦克。

  “是的,上校!”埃里希上尉回答:“我不确定那是什么东西,也许是坦克也许是突击炮,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坦克在它们面前不堪一击,我认为我们应该撤退了,上校!”

  德军在这方面比苏军要好得多。

  如果是苏军军官,他们在战场上提出撤退的请求的话,指挥部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些懦夫”、“贪生怕死的胆小鬼”……所以他们通常会拒绝,因此在前线作战的基层军官一般不会请求撤退,因为他们知道这么说的结果不但不会被指挥部接受,回去还有可能被治罪。

  这直接造成了苏军在作战时像傻瓜一样毫无意义的往前冲……不是士兵们愿意,也不是基层军官不想活,而是形势和环境所迫。

  相比之下,德军在这方面就好得多了,至少指挥官第一时间想的是前线官兵都是优秀的帝国军人,如果不是军情紧急他们不会轻易请求撤退。

  所以上下级的信任很重要,同样的情况对于不同的军队往往会做出相反的判断或是决策。

  多普勒在听到埃里希上尉的报告后,当机立断的就下令所有部队撤退,否则德军很有可能被包围并全军覆没。

  但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形势其实没有德军想的那么糟。

  这主要是因为苏军准备不足,步兵与自行火炮营的协同的也不好,确切的说,是苏军根本就没想到德军会发起如此凌厉的反攻,而且还是在夜里,所以步兵是真的被德军击溃了,他们根本就没有能力对德军实施包围。

  另一方面,苏军的自行火炮也只有十三辆,一开始能占上风那是因为打德军不备同时还是两辆到三辆对付德军一辆“虎式”。

  如果德军不撤退而是继续强攻,那么以“虎式”的优秀的性能及坦克对自行火炮的优势再加上德军的素质……剩下的“虎式”坦克很有可能翻盘。

  事实上,这也是舒尔卡担心的事,他站在高处用望远镜观察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德军一辆辆“虎式”有条不紊的朝农机站包围过来,有些部位还是自行火炮防御的空白。

  一旦那十几辆“虎式”蜂涌而入,那么自行火炮营就只有全军覆没一个结局了。

  就在舒尔卡为此头疼的时候,德军突然像潮水般的退了下去。

  舒尔卡不由松了一口气,这可以算是德军损失了一次机会,一次打败自行火炮营的机会,可能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因为再往后自行火炮肯定会越来越多,而且不难想像,其增长速度也远不是“虎式”能比的……自行火炮的生产十分简单,其底盘甚至是来自被淘汰的轻型坦克及坦克,现成的然后焊上一门炮基本就完成了。

  反观“虎式”,此时还是以龟速在生产,根本来不及补充其故障及战损。

  其实最重要的,还是此时的战场是斯大林格勒,是城市巷战……城市巷战中的坦克战更多的是隐藏在某处然后突然发难将目标击毁,这种战斗特别适合机动性、灵活性不足的自行火炮,否则如果是在旷野上作战,自行火炮只怕根本就无法瞄准急驰中的“虎式”。

  无论如何,德军错过就是错过了,苏军士兵不约而同的发出欢呼,有些士兵还激动的摘下帽子朝德军撤退的方向挥舞,大声叫着:“再来几回啊,弗兰茨,我们还没打够呢!”

  ……

  阿林西莫维奇上尉则心有余悸的凑到舒尔卡身边,说:“我们是不是捡了一条命了,舒尔卡同志?”

  这话让舒尔卡对阿林西莫维奇有些刮目相看,因为他知道刚才战局的凶险而不像其它人一样盲目自大。

  舒尔卡没回答,他只是拍了拍阿林西莫维奇的肩膀,说:“如果你想避免下一次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抓紧训练你的士兵吧,他们会成为保卫斯大林格勒的一支关键力量!”

  “是,舒尔卡同志!”阿林西莫维奇严肃的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这次获胜甚至他们能活下来有相当大的运气成份。

  舒尔卡说的没错,自行火炮营的确成为了一支关键力量,原因就像之前所说的,它可以当作一门为步兵提供炮火支援的榴弹炮,也可以成为与敌人坦克对抗的突击炮。

  作为前者,它要比拖挂式火炮灵活得多,随打随撤可以更快的规避敌人火炮反击,于是战斗力和生命力都有所提升。

  作为后者,虽然它无法做到像坦克一样灵活,但至少它能动,至少能摧毁敌人“虎式”,这在前线基本没有火炮能对“虎式”构成威胁时已经是一个很大的亮点了。

  更重要的一点是,因为它有基本的装甲防护,所以在没有对阵敌人坦克时,还可以当作突击炮为步兵提供火力掩护,可以说是一炮多用,而且能最大限度的避免被德军优势的空中力量摧毁。

  返回指挥部后,所有人都在为这次胜利欢呼,甚至指挥部的官兵们还在戈利科夫的带头下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舒尔卡。

  但舒尔卡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怎么了,舒尔卡同志?”戈利科夫问:“你是因为没能全歼敌人‘新型坦克’而沮丧吗?放心,他们总有一天会全部倒在我们的炮口下的!”

  指挥部里传来众人的一片笑声。

  “不,戈利科夫同志!”舒尔卡回答:“我在乎的并不是那些坦克,我们挡住了那些坦克的进攻,只是阻止了敌人快速穿插并将我们分割而已,斯大林格勒的危急依旧没有解除!”

欢迎大家访问:四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shu46.com/book/40855/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