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贵人咬了咬牙,站起身:“本宫就不信了,陛下在这宫中好好的,平平安安地过了几十年,怎么突然就有这么多人要来行刺他了?把一直保护他的宫卫,内侍们尽撤不说,连我们这些嫔妃都不能见他一面了!哪有这样的保护!?这里只有你一人,别的卫士连踪影都不见,若是贼人真的来了,你如何…………”

    慕容兰突然一抬手,一道白光飞出,只听“叭”地一声,空中一样物事落了下来,在掉地的一瞬间,“轰”地一声,燃烧起了火焰,一下子照亮了殿前众人的脸。

    张贵人吃惊地睁大了眼睛,身后的宫人们更是吓得抱成了一团,支妙音淡然道:“张贵人,您看到了吗?这是这两天来第三起了,为了谋害陛下,连在空中可以飞行的机关鸢都用上了,请问,过去这几十年,您可曾见过这样的手段?”

    张贵人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这,这是什么妖牧,怎么,怎么会飞,还会,还会起火?”

    支妙音叹了口气:“张贵人如果去过戏马台,看过那格斗,就不会发此问了,上古有机关术流传,可以做出木制的牛马,飞禽,让其在地上行走,在空中飞翔,宫城守卫严密,普通活人无法混入,就通过这些机关器物,比如这只机关鸢,身上装了引火之物,一旦冲进那殿中,陛下就有焚身之险啊。”

    张贵人咬了咬牙:“原来,你们在这里,是守着陛下,不是,不是…………”她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支妙音淡然道:“张贵人请放心,我等一个是早就嫁为人妇,另一个则是遁入空门,你所担心之事,绝不会发生,陛下上次在戏马台得罪了天下世家,也得罪了刘裕所说的那个黑手党,现在想要谋逆弑君的贼人,不是一般地多,我等必须护好陛下的周全,方有未来,在这个时候,恐怕任何人都不会有风花雪月的心思,张贵人可以放心,这里既然你不能来,那别的嫔妃娘娘也不能来,只要陛下一天在位,你就会是后宫之主,毫无疑问!”

    张贵人的心下稍安,看了一眼慕容兰:“慕容,不,臧上士,看在你尽力护卫陛下的份上,你刚才的放肆之举,本宫可以暂不与你计较,不过,本宫需要提醒你一句,这里是我大晋,是大晋的皇宫,不是你所来的地方,无法无天,以力称雄之地,在这里,一切都要讲规矩,按法律行事,你现在护卫陛下,就是军令,若是陛下出了半点事情,拿你是问!”

    慕容兰冷冷地说道:“卑职必会以性命护陛下周全,也请娘娘早点起驾回宫,您千金之躯,伤痕需要早作处理才是。”

    张贵人恨恨地一拂大袖,转身就走,本来在她的后方,随行护卫,抽出剑剑槊摆开架式的二十余名全副武装的宿卫军士,也都收起了武器,跟在其后面,列队而去,渐渐地,她们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大殿的远方。

    支妙音轻轻地叹了口气:“慕容,你太冲动了,她毕竟是后宫之主,即使这次忍了你,下次见到皇帝,在面前告你的状,也不是小事。”

    慕容兰摇了摇头:“我现在只需要对皇帝的生命负责,其他的一概不管,这个要照顾那个要讲情面,那皇帝的命还要不要了?我可没功夫一边打消一个后宫妒妇的小心眼,另一边还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样我没办法保护他。”

    她说到这里,看着支妙音:“你倒是挺有办法,能让皇帝睡得跟死猪一样,我想,恐怕不止是敲木鱼这么简单吧。”

    支妙音点了点头,转身对着四周沉声道:“你等暂且护好此处,我要跟慕容公主说说话。”

    慕容兰的秀眉一蹙:“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没有什么可以回避的现在。”

    支妙音淡然道:“这里有你我手下的大批精锐暗探,殿中还有秘卫值守,不用担心这会儿出事,只要皇帝不主动惹事,喝酒玩女人什么的,那他自然性命无虞,我刚才的香里有五石宁神散,可以助其入梦四个时辰,所以张贵人刚才那般大闹,也没吵醒他。不然若是他知道了天上有机关鸟,地道有木甲老鼠还害他,只怕会吓得要跟世家言和了。”

    慕容兰叹了口气:“好吧,跟我来!”

    她说着,转身走到了一边的一处僻静宫道,这里四周一片开阔,完全无法隐藏身形,她站定了脚步,转身对着就在自己身后的支妙音,沉声道:“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想商量的事?对我这个两次都违背承诺的情敌,你还会信任吗?”

    支妙音淡然道:“如果恨你可以让时光倒转,那我永远不会原谅你,可是你我都知道那没用,眼光还得向前看,我来找你,不是为了你我之间的关系,而是为了刘裕的前程。”

    慕容兰勾了勾嘴角:“我知道,刘裕只有跟你在一起,有谢家作靠山,才会有好的前程,你放心,这次的事情结束,我会想办法找机会离开他,大燕现在的情况也不好,我大哥同样需要我的帮助,我也不可能永远守在这里,看着你们晋国各路势力内斗。”

    支妙音摇了摇头:“我现在的这个身份,永远不可能跟裕哥哥在一起了,而且,他现在心里只有你,你若离去,他只会更加思念,现在我谈的,是公事,刘裕跟着皇帝,没有前途,只有想办法让皇帝死,内战爆发,他转而继续在我谢家所掌握的北府军中效力,才是正确的选择。”

    慕容兰叹道:“这个道理,我又何尝不知,但是刘裕之所以是刘裕,就在于他绝不会作这样的选择,如果能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他还会活得这么累,这么艰难吗?”

    支妙音的眼中冷芒一闪,走上前半步:“所以,这种事情,他不肯做,只有我们来代劳了。慕容,为了心爱的人好,是不是应该牺牲自己,做出贡献呢?”

    ()




欢迎大家访问:四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shu46.com/book/40709/1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