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俊杰被踩在地上,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刘琰波也没有他想的那么一无是处――

  听说,这个家伙打架相当厉害。htts:

  他没有再挣扎,但心里也没打算就此接受眼前的失败,只是暂时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等着肚子上那阵痛疼感缓过去。

  刘琰波低头看着眼中除了恨以外还有诸多难以置信的姚俊杰,摇了摇头道“姚副总,你应该没有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吧说实话,你对你自己要对付的人一点都不了解,我只是懒,不是傻。”

  不了解自己的敌人,本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悲剧之一。

  姚俊杰突然发现,他的确不了解刘琰波这个人,可他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误之处,冷笑道“听说你敢杀人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啊”

  “姚副总,你高看我了,我不敢杀人,自然也不会杀了你,况且死亡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是一种解脱,我没有那么好心。”刘琰波点上了一支烟,淡淡道“我帮你算了一下,以你的所作所为,再加上我找人托托关系的话,往后的二十年里,你大概都会在监狱里度过。”

  “当然了,你可以上诉,但那样的话,我就会找人去你的家乡把你蹲大牢的事情传到连三岁小孩都知道,让你的父母因为你带给他们的耻辱,在人前再也抬不起头来做人,到时候,他们也许会终日以泪洗脸,说不定还会在你没出狱之前,他们就已经郁郁而终。”

  攻溃人的心理防线,这一直都是刘琰波的拿手好戏,因为他善识人心。

  姚俊杰是变坏了,但坏人也有弱点,而这个世上绝大部分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弱点,那就是――

  家人。

  家人是一个人生来就会有的羁绊,是血浓于血的牵挂,更是难以割舍的骨肉相连。

  只要你还是一个人,心里又怎么会放得下你自己的家人呢

  姚俊杰的心理防线正在逐渐坍塌,可他还是没有服输,还想挽回当前的局面,手指着凯迪道“我告诉你,你这个烂货,我要是去坐牢了,你的那些录像和照片就会被上传到网上,到时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能看到你这个烂货有多欠、操。”

  “哈哈”

  姚俊杰大笑起来,笑得声嘶力竭,以此来遮掩住正在从他崩塌的心理防线处涌出来的害怕。

  看着大笑不止的姚俊杰,刘琰波同样也笑了,笑问道“姚副总,你该不会还指望着你那两个同伙吧”

  问话的同时,刘琰波已经用手机拨出了号码,开着免提问道“三哥,人抓起来没有”

  “抓了。”黑老三回道。

  刘琰波对着笑声已经戛然而止的姚俊杰又是微微一笑,才说道“那让他们吱个声,让姚副总听听响。”

  “明白。”

  黑老三话音刚落不久,电话那头便传来了一阵阵拳拳到肉的打击声,还伴随着一声声惨叫声,惨叫声中似乎还夹杂着一句含糊不清的话“姚总,快来救救我们”

  刘琰波挂断了电话,又一次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我只是懒,不是傻。”

  “其实就算我不去做这些多此一举的事情,这牢,你姚俊杰照样坐定了,可我还是做了,因为你不止是要对付我,你还针对我老婆,还陷害我老师,所以我要彻底毁了你,让你往后的人生再也看不到一丁点希望。”

  他说过――

  无论你们是什么人,针对我可以,但不要针对我身边的人,否则后果自负。

  这话是刘琰波亲口说的,所以他要说到做到。

  姚俊杰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让他打心眼里瞧不上的穷丝竟然会有这么狠毒的一面,这让他的心理防线开始大片坍塌――

  二十年牢狱之灾啊

  这世界上能有几个人受得了这份磨难

  一个已经三十岁的人,又还能有几个二十年

  “放开我,放开我,你放开我”姚俊杰挣扎着,使尽了全身力气想要把刘琰波踩在他身上的右脚挪开,却只是徒劳。

  滴呜滴呜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警笛声,有警车开进了小区。

  这响亮的警笛声就像是压垮姚俊杰心里最后一根稻草的催命符,他那本来就已经岌岌可危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

  他再次放弃了挣扎,把目光投向了站在后方一直冷眼旁观的尹含若,哭不是哭笑不是笑地祈求道“含若,你放过我,你放过我好不好”

  尹含若只是看着,无动于衷的她眼里只有厌恶。

  “你们放过我好不好,这一切都是陆天豪让我干的,是他让我干的啊。”姚俊杰还没有放弃,开始咬人。“你们要是不信,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好不好”

  说完,也不管别人同不同意,他已经手忙脚乱地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拨出号码后还特意开了免提。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刚一接通,姚俊杰就迫不及待地喊道“陆天豪,你快来救我,快来救救我”

  “你谁啊谁是陆天豪”话筒里传来的并不是陆天豪的声音,而是一个睡得迷迷糊糊的女人的声音。“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我没打错电话,这就是陆天豪的电话。”说着说着,姚俊杰已经带着哭腔吼了出来。“你td让他给我起来接电话”

  “你才td你全家都是td神经病”女人也是个不含糊的角色,骂完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姚俊杰那肯死心,他再次拨打了号码,可只响了一声就被对方给挂了,然后等他又打时,对方已经关机。

  看着姚俊杰还想再打,刘琰波弯腰抢过手机,看了看道“姚副总,该死心了。”

  “还给我,你把手机还给我”姚俊杰两只手不甘心地抓舞着想要夺回手机,他哭了。“真的是他让我这么做的,你们为什么不肯相信我,为什么”

  “尹含若,我给你当牛做马这么多年,为什么你也不肯相信我,为什么”

  “自作孽,不可活。”尹含若惜字如金,看上去没有半天情绪上的波动

  啪嗒啪嗒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帮警察跑了进来,带队的是潘羽衣。

  她看了看屋内的情况,忍不住狠狠地瞪了刘琰波一眼,意味很明显――

  你这混蛋,大半夜的在这抄家啊

  刘琰波不失尴尬地笑了笑,很识趣地松开了脚,让两个跑过来的警察把姚俊杰拉了起来,戴上手铐。

  警察来了,姚俊杰没有再哭下去,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彻底没有了希望,现在唯一能支撑着他活下去的是――

  仇恨

  “别这样看着我,现在的你,没有恨我的资格,等你能从监狱里活着出来时,再恨我也不迟。”刘琰波完全不把姚俊杰那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了的眼神当一回事,甚至还笑得特欠揍。

  潘羽衣就特想揍他一顿,这货当着这么多警察的面威胁别人,让她怎么办

  “全都给我带走”

  美女总裁的代驾司机

欢迎大家访问:四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shu46.com/book/22213/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