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停住了话音。

    作为小辈,徐嫣很懂事的站起来去开门。

    看到门口而来的人,徐嫣不由愣住了,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她侧过身来。

    就见江南市琴家,琴国枫和琴陌寒走了进来。

    两人身后跟着几个黑衣保镖。

    保镖手中,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琴陌寒一眼就看到坐在餐桌为首的秦墨,她嗔怪的瞪了秦墨一眼,眼神中颇有一股妩媚的味道。

    琴国枫没等走到秦墨身前,就朝着秦墨躬身拜了拜,“秦先生,过年好啊!”

    “琴家主过年好!”

    秦墨也客套的笑着站起来,让人给两人搬了一把椅子。

    此后,所来之人,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药生市冷芯。

    她也带着礼品走了进来。

    一年未见,冷芯比以前更加成熟了,漂亮的容颜依旧未变,不过气质却有了很大改观,出场都自带一股气场。

    “秦先生。”冷芯含蓄的笑着。

    “好!好!都坐……”

    后续,所来还有四府代理府主赵闽、无双市地下世界大佬斑鸠……

    秦墨也是疲于应付。

    其实,秦墨最讨厌人情世故。

    只是这一年,在焱阳打磨的,多少也懂得,人情世故是一个人的必修课,面对所来的人,多少也能客套的应付一下。

    不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了。

    徐家门外,小道之上,豪车停了一排又一排,就差堵住道路了。

    秦墨实在难以招架,就劳烦蒋姨帮帮忙,自己找了个借口,说是上厕所,灰溜溜的逃开了。

    “呼!”

    秦墨去了卫生间,靠在墙壁上,方才缓缓舒了口气。

    门外还能听到热闹的嘈杂声,光给秦墨来拜年的人,就差不多有近一百位华海省顶尖的上流人物,最主要很多人秦墨都不认识,他们也过来拜年了。

    秦墨连客套都不会客套了。

    躲在厕所里,多少避避。

    突然,厕所门被推开了。

    秦墨吓得不由后退一步。

    就看一道纤细的身影走了进来,波浪披发,发出淡淡的发香,玲珑的身段,令男人看了难免会产生遐想。

    琴陌寒带着似笑非笑的笑意,转过身子,朝秦墨靠了过来。

    成熟女人,总是招惹不得的。

    尤其琴陌寒这种有韵味的女人,一举一动的神态之间,都能勾人心悬。

    “去焱阳一年,也没说回来看看我?”

    琴陌寒大胆的靠在秦墨身上,两人之间,咫尺距离。

    这姿势,颇有把秦墨壁咚了的样子。

    秦墨艰难的咽咽口水。

    他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啊!

    “我在焱阳很忙。”

    “那现在忙吗?”琴陌寒的手指,在秦墨锁骨上画着圈。

    “不……不忙……”

    突然,她湿润的嘴唇,贴在了秦墨的嘴唇上。

    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粉红的气息。

    房间外。

    嘈杂的声音,在徐家响起。

    徐家已经很久没这么热闹了。

    徐嫣和祝小双只是小辈,两人被挤在了走廊的角落里。

    徐嫣四处张望着,“你哥哥呢?”

    “我看他去厕所了。”小双低头玩着游戏机,头也不抬的回道。

    “这么久也没出来呀!”

    小双点点头,漫不经心的附和着,“对呀!我看还有个大长腿小姐姐,也憋不住进去了。”

    徐嫣,(瞬间黑脸)。

    祝小双,(呆愣一下,恐惧的神色)。

    “我……我说着玩的……”

    然而,小双已经阻拦不了徐嫣了。

    他看着徐嫣朝厕所走去,吓得急忙跟过去,怕是又要被哥哥暴揍一顿了。

    厕所内。

    秦墨也不由被琴陌寒的热烈所感染了。

    尤其,琴陌寒鼻息间所传来的妩媚声音,一句‘我好想你’,彻底点燃了这对正值年轻的男女。

    两人间,彼此纠缠着。

    “秦墨,我也想你了。”

    突然,门口响起冰冷的声音。

    这声音虽然聆听,但好似死神传来的。

    秦墨和琴陌寒太过热烈的缘故,导致门被推开,门口的人盯了很久,两人都没有察觉到。

    秦墨和琴陌寒猛地回过神来。

    彼此不由互相推开对方。

    但琴陌寒反而很快镇定下来。

    她擦了擦嘴角的一抹方泽,带着女强人般的气场,笑容从容不迫,“秦墨,有时间一定要来江南市陪陪我,你可是我的未婚夫呢。”

    这话语虽说给秦墨,但不是给秦墨听的。

    徐嫣气的眼眶都快红了,腮帮子都不由鼓了起来。

    琴陌寒就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她身高比起徐嫣来说,略高一些,轻轻俯视了徐嫣一眼,便优雅的走了出去。

    剩下的两人,气氛多少有些尴尬。

    秦墨尴尬的挠挠头,“我……我……”

    这种事,好像没法解释,越解释越像是渣男,秦墨吭哧半天,有些说不上来。

    “味道怎么样?”

    突然,徐嫣冷笑的问了句。

    秦墨此刻脑子一片空白,智力比不上三岁孩子。

    他下意识的擦了擦嘴,露出腼腆的男孩笑容,“不错,挺甜的……”

    “我让你甜!!”

    噗啦!

    徐嫣一把抓起洗漱台上的纸巾,猛地就塞进秦墨嘴里,气呼呼的转身离开了。

    秦墨差点儿一口噎死,费了好大劲儿才把纸巾从嘴里掏出来。

    他郁闷的从厕所走出来,小双就站在门口,哥哥一出来,他就关切的问道,“哥哥,没事吧?”

    秦墨心头一暖,摸了摸小双的小脑瓜,“没事。”

    一年过去了,小双长大一岁,也变得懂事多了,学会了关心哥哥。

    夜晚,秦墨和小双回到了张家村别墅。

    王许阳这一年来,一直尽职尽责的帮秦墨打点华海的事,见到秦墨回来,他也是格外的激动。

    这一年,王许阳进步也不少。

    从平常人,突破到了武师境界,也多亏了灵雾圣水的功劳。

    还有琴子房,也深夜拜访了秦墨。

    琴子房算是秦墨名下唯一一个徒弟。

    虽是一年不见,但彼此微信经常聊天,琴子房有什么困难和不懂的地方,秦墨作为师父,都会耐心的教导,一年多没见,彼此间的联系,却不少。

    琴子房也是作为徒弟,给师父带了些江南市的特产,作为孝敬。

    经过秦墨的点拨,他一年来的成长速度,也是颇为迅速,已是步入炼气境。

    若是常人的话,短短一年多,连跨两个大境界,痴心妄想,但琴子房肯努力,加之秦墨的倾力帮助,能到如今炼气初期,也算理所应当了。

    “还是要好好修行。”

    琴子房坐了两个小时,离开时,秦墨送他到门口,“虽你我见面不多,但平常你不懂或是有何需要,都可随时联系我,人生便是一场苦修,切莫放松。”

    “是,师父。”琴子房恭敬的鞠了一躬。

    “行了,走吧!”

    琴子房坐上车,正准备离开,秦墨却突然叫住他,“徒儿,我龙爷爷曾教导过我,修行先要修人,人方为天地。”

    琴子房愣了一下,认真的点点头,“徒儿谨记!”

    随着琴子房的实力上升,他已不是当初琴家羸弱的旁系族人。

    一定会有无数的诱惑等着他。

    秦墨是过来人,很明白这些,对他多加提醒,总是没坏处的,不希望他跑偏了。

    琴子房走后,秦墨就回二楼大厅修炼了。

    张家村别墅,还是秦墨之前那个旧阵,灵泉大阵。

    如今,秦墨结丹初期,哪怕灵湖大阵,也难以满足,灵泉大阵就更是杯水车薪,不过也聊胜于无,秦墨也就修炼起来。

    翌日,清晨。

    华海一切事都处理妥当,了解清楚之后,秦墨着手准备处理钱笛的事。

    听百鑫昨天说,最近华海频发市民失踪事件。

    这两者间,也不知有没有关系。

    但秦墨知道,自己必须赶紧行动起来了,钱笛消失将近半个月,是否还活着都未曾可知,如果再拖下去,那肯定性命不保。

    秦墨拿起桌上的电话,给钱箫的人打电话。

    钱箫在华海已经安排了大量的专业人士搜寻钱笛的下落。

    他们调查的早,秦墨准备先从他们这里了解一下。

    电话接了起来。

    是一个说着蹩脚汉语的外国男子。

    听到是秦墨打来的电话,那人语气立马就不好了。

    “你特么焱阳来的人,来这里瞎掺和什么?傻逼吧你!”

    这人上来便是骂骂咧咧。

    秦墨依旧礼貌的笑道,“这件事,钱叔叔应该也和你们说了,我既然来了,就是这件事的总负责,你们可随意由我调遣。”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响。

    “那你说怎么办!!”

    这外国男子明显压抑着愤怒,语气很是不好,好似下一秒就要挂电话一样。

    秦墨和善的笑道,“要不你过来一趟吧!我在龙市张家村这边,我们见面谈。”

    “呵!你把我们当你小弟?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秦墨耐着性子重复,“我说了,钱叔叔令你们全由我调遣。”

    外国男子到了愤怒爆发的边缘。

    但想到金主所传来的命令,他只能按捺住心中的怒火。

    “行!老子们就去张家村看看!离得不远,下午我们就过去,不过我提前告诉你小子,若是你想不到更好的法子,我把你小子的脑袋给揪下来!”

    “废物华夏人!”

    骂了一句,那头便愤怒的挂了电话。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都市巅峰高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欢迎大家访问:四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shu46.com/book/21990/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