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小说:巴顿奇幻事件录 作者:扎药 我要报错
  福特殡葬的正门就在眼前了,直走,车就能达到目的地。但詹姆士却控制着方向盘,开始在福特殡葬外围绕圈儿。

  这不是詹姆士怂了,害怕在福特殡葬中看到什么他无法接受的情况——从去年初开始,詹姆士就会在某些夜晚做的噩梦:吸血鬼杀人。

  詹姆士的脸上完全是想要尽快介入福特殡葬,对里面发生的事情进行阻止、控制……随便他心里在想的行动。但他做的行动却就是在福特殡葬外不停的绕圈,死活不进人家正门。

  詹姆士的绕圈,是无意识的。

  即使是扎克,都花了点儿时间,才用吸血鬼的感官从这重复的绕圈儿中‘清醒’过来——福特殡葬,被卡帕多西亚的腐败之息包裹了。

  不是詹姆士不想进去,而是詹姆士的生物本能在持续的警告詹姆士,前面是片死地,不能进去。

  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理解卡帕多西亚的腐败之息能力的,客观的能力解析我们以前讲过的——将一片空间,脱离现有的生态系统……不知道有没有人觉得这个解释这太……科幻了。

  机会难得,趁着腐败之息再现巴顿,我们来重新描绘一下这个让卡帕多西亚作为吸血鬼的众多血统之一,被圣主看上、选入十三氏族的能力。

  没错,让卡帕多西亚跻身十三氏族的,就是这个腐败之息的能力。不像托瑞多,是靠魅力……

  这个能力的名称,是有迷惑性的,听起来像是什么腐食生物的生理机能对么。但其实,这个名字,是取自吸血鬼的死亡现象。

  在这个故事中有限的吸血鬼伤亡中,我们也观摩过几次吸血鬼的死亡场景——吸血鬼化成灰,不复存在了。

  这就是吸血鬼的死亡,不像任何其它生物那样的好歹留下个尸体继续和这个世界交互。吸血鬼的死亡,利落的很,死了就是死了。上一刻,吸血鬼可能还在靠着自己的强权:单纯的身体力量或来自社会优越立场,吸允这个世界其它生物的血。吸血鬼,还在炫耀他的永生。但下一刻,吸血鬼于这个世界的所有存在痕迹,都中断停止,变成飞灰,消散在他曾经立足的地方。

  当你看到地面上一撮灰尘的时候,你会想到可能就在上一秒,这里站着一个曾经给所有其它此世界的生物,带来巨大生存威胁的生物吗?

  吸血鬼就是个这么奇幻的生物,他活着的时候,他的存在感,是如此强大,任何生物都无法忽视,但当他死亡,他就和从来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一样。

  这就是腐败之息,吸血鬼的腐败——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腐败。

  当我们用,呃,科幻的方式,客观的描述卡帕多西亚的能力:卡帕多西亚制造了一个脱离现有生态系统的空间。其实,我们要表达的是,如果我们有能力将吸血鬼的死亡定格。卡帕多西亚的腐败之息,就是吸血鬼死亡的内部……

  如果有个超次元的法则在决定吸血鬼死亡的时候,什么东西是属于吸血鬼的,什么东西会变成灰。那么,卡帕多西亚的腐败之息,就是这个超次元法则的样子。

  不像其他吸血鬼,只有在真正死亡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个超次元法则的存在——我看过这个世界的眼,我在这个世界拿起放下事物过的手,我对这个世界吐过的舌头,以及我曾经在这个世界跳过的心脏……要成为于这个世界无关的飞灰了。

  卡帕多西亚,是还活着的时候,就能任性的拍拍桌子、摸摸墙壁……霸道的决定,‘如果我要死了,你们都陪葬’。卡帕多西亚给了这个要他们不断准备自己‘后事’的能力,一个贴切的名字,腐败之息。

  依然挺科幻的感觉,但我尽力了。哎,大家都当做……托瑞多的魅惑之瞳是升华了吸血鬼原始生理的一个特殊机能,卡帕多西亚是升华了……另一个吸血鬼原始生理的特殊机能~~圣主选的十三氏族,都很有代表性。

  腐败之息的应用,挺多的。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曾经魔宴试图用腐败之息保存托瑞多信使的尸体。

  但最主要应用,是扎克和詹姆士现在经历的情况——

  如果一片空间,不再属于现有的生态系统,原有生态系统中的生物,会本能的避开那片空间。

  啧。那些科幻的描述让人头疼,来个接地气的比喻好了。

  大家有见过主动游出水,跑到陆地上呼吸新鲜空气的鱼么。水就是鱼的生态系统,岸上的一切,对鱼来说,就是腐败之息。你不用问鱼,为什么它长成了只能在水中生活的样子,它不知道,它就是长成那个样子,然后,它就是有那个本能,不要离开水!

  詹姆士和扎克都是鱼,本能中的詹姆士不停的无视就在眼前的目的地,死命的绕着路……詹姆士是值得表扬的,尽管他的本能大概已经在拼命的让他远离这个地方,但詹姆士依然执着的他要去福特殡葬!

  扎克比詹姆士唯一优势的地方,就是吸血鬼的感官了。也花了些时间——得益于詹姆士的绕路,扎克先判断出了所有通往福特殡葬的路,都‘莫名其妙’的‘不能走’了。困惑了一会儿后,扎克才意识到,这种反常的感官-现实不一,是有原因的。

  一旦有意压制自己的生物本能,理性就回来了,“别绕了,整个福特殡葬都在腐败之息下。”扎克丢出了结论。

  车停了。詹姆士的脸色很糟,因为他知道腐败之息的危险性——扎克曾经告诉他过如果不幸被腐败之息沾染上会如何……

  如果大家忘了,这里重提一下:如果你不幸的碰上了腐败之息,等待你的就会是一场异常痛苦的死亡,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不再会和你交互,你会从过一个活着人,变成一个死人,然后变成一坨无人理会的烂肉,依然不会有人与你交互的于世独立的烂肉。

  福特殡葬的地理位置,呵呵,一边是派斯英,一边是有曾经福特殡葬的墓区重规划的住宅区和客流量繁重的大Q超市,一边是有大量巴顿中产阶级的后湾区。

  詹姆士这个执法者在被扎克提醒了现实后,会有好脸色就怪了。

  扎克当然知道詹姆士想什么,“还好,我们并没有看到附近什么路人,所以,收了你那没人会在意的黑脸。”扎克率先,下了车,靠着车身,违背本能的面朝福特殡葬的方向,皱着眉,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詹姆士也下车了,但他就没有扎克那种抵抗本能的本事了,走了两步就发觉他自己的双腿在往福特殡葬方向的反方向走,愤怒之下,詹姆士一甩手,坐在路边了。他气的是自己——他一个人类警探对眼前的情况没有丝毫的控制能力,他只能靠扎克,指望扎克想出点儿什么。

  扎克其实在回忆。回忆腐败之息。

  这不是卡帕多西亚第一次在巴顿大范围的释放腐败之息,上一次腐败之息笼罩整个人类设施,是本杰明跑去艾伦殡葬杀了两个魔宴茨密希(当时是灵魂膨胀在威胁扎克的生命安全的原因),奈纳德为了防止任何人出入艾伦殡葬,用了腐败之息,算是把整个地方给封住了。

  也是妙了,这次,也是殡葬之家。但地理位置决定了事件属性的不同——艾伦殡葬被什么笼罩都没人在乎……福特不行,特别是扎克在到这里之前,还和市长安东尼有过一次,呵,‘交心’的照面。

  不管腐败之息中的福特殡葬里正发生着什么,扎克都需要提醒里面的人或物,手脚快一点儿。

  上次艾伦殡葬的腐败之息,扎克进入艾伦殡葬,就是在外面等,等里面的奈纳德自觉开出一条路来。扎克现在似乎也只能做一样的事情。

  等待……詹姆士是没有耐心的,但他每次站起,都会愤怒的发现他的脚步会‘自觉’的往方向挪。尝试了几次詹姆士只能老实的坐在地上。

  扎克的状态,就有些……诡异了。

  靠着身后的车,扎克算是成功让自己处在了一个无法后退的位置,但也不能前进。原地站着的扎克,让自己的回忆,走的远了一点儿。

  有个客观的事实是,不算艾伦殡葬的那一次,扎克其实有四个世纪没有近距离的感受过腐败之息了。

  隐秘,魔宴,这个不用多说了。

  四个世纪前的殖民战争,扎克得以近距离的观察腐败之息,是因为扎克会跟着卡帕多西亚氏族,做圣主信仰和巫术信仰的战场清点。

  恩,当时的卡帕多西亚氏族就是承担战场扫尾工作的,因为腐败之息的能力,太……容易误伤。哎。

  但在战后,腐败之息就能给清点战场的人员带来安全保障,还挺好用的。

  看起来在扎克将卡帕多西亚的地位弄起来之前,魔宴对卡帕多西亚能力的能力应用并没有什么创意,记得吧,原来哈密顿带领的八人小队中,卡帕多西亚就是殿后的。

  扎克好奇,如果卡帕多西亚在隐秘联盟,首先,卡帕多西亚氏族的地位不会变得在魔宴那样人人踩,然后,在氏族能力的发挥上,不知道卡帕多西亚能有什么不同的变化。

  扎克在用这种没啥意义的胡思乱想压制本能。

  扎克甚至想到了,如果卡帕多西亚在隐秘联盟,那自己绝对不可能作为最后一个托瑞多活下来。自己一定死在腐败之息中……

  腐败之息,是范围杀伤型攻击。大家知道这对吸血鬼这种过于突出单体能力的种族来说,来说有多……特别吗?

  腐败之息笼罩的福特殡葬,出现一条可以进入的路。

  红色血珠,呼啸的在空气中划过,然后啪嗒的溅射在地面上。一条靠血的溅射,铺出的路,出现在扎克面前。

  记得解除腐败之息的方式吧,卡帕多西亚的血。这以吸血鬼的死亡现象‘模拟’为本质的能力,只能用吸血鬼亲自证明自己还活着来解除,多科学。

  扎克的微张了嘴,因为,泼洒着自己的血,铺出一条道路的卡帕多西亚,不是扎克预期中的奈纳德,而是。

  “福特,你还活着。”扎克看着一边泼洒着自己的血,一边佝偻着、无力的、仿佛随时都会因为失血过多死亡的福特先生。

  “他还活着。”奈纳德并没有完全让扎克的期望落空,他就在福特的身后,“而且他还会继续活着。”奈纳德抬手直接从福特的身后,给了福特一巴掌。将福特的身体打的偏离前进的道路,“通道太窄了,加宽。”

  福特泼洒自己血液的动作,变大了一些,通道,开始扩宽。

  扎克不自觉的皱起了眉,“你在虐待他。”

  证明扎克的说的话,以及说明为什么福特现在如此服从奈纳德的侮辱——奈纳德的手里,牵着一条已经刚被血染红,因此暂时无法分辨材质的链子。链子的另一端,连在福特身上。不,不是连,是插在福特身上。

  上一次扎克看到这样的情景,还是奴隶制还没有被废除的时候。

  “是的。”奈纳德的脸倒是平静,晃荡着手里的链子,控制着福特继续扩宽这条通道,“我不仅在虐待他,还在榨干他的存在的意义。”奈纳德耸了耸肩,“我可没有消除这整个福特殡葬之家的腐败之息那么多的血液储备,他需要做完这项工作。”

  这样还不如直接杀了福特。

  但扎克不会质疑奈纳德的决定,因为如果奈纳德说他一个人无法消除,这三面都有大量平民的地段上的腐败之息,那就应该相信他。没条件的那种。

  扎克已经可以听到后面詹姆士那重新靠过来的激烈心跳了。

  “我只要确认一件事,福特是不是凶手。”

  “他是。”奈纳德回答的很干脆,刚好,詹姆士走近了,奈纳德加大了音量,“他残忍的杀死了平民奥斯丁,并亵渎了他的尸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欢迎大家访问:四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shu46.com/book/21941/1923/